被炸成碎片的客棧裏,風狂骨手中惦著代表殛妖水的銀盒子,狂妄地掃視自己的傑作,發出滿意的冷笑。然而奇特的是,笑聲卻並非從他嘴裏傳出,他那張陰沉的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。 

 

銀盒子在空中翻了個身,又落回他的手中。明明盒子通體沒有裂縫,卻有一團水雲般柔軟飄渺的銀霧從裏面飄了出來。剛才,正是這團銀霧化成耀眼的銀光向四周掃射,如同丟擲出數萬顆小型炸彈一樣,凡波及之處均產生不同程度的爆炸,最後引發連鎖反應才形成了那場災難性的大爆炸。 

 

不過也正是因為它並非即時爆炸,七紋才有足夠的時間帶水蓮逃出客棧,暫時撿回一命。 

 

只是苦了這家客棧以及周邊其他店家裏落腳的下級妖怪,有些在房間裏直接被炸死,有些僥幸逃出幾步,卻也在渾濁的水中迷失方向,最終還是免不了被卷入大爆炸,就算拼了命逃得遠了,也因為殛妖水的毒性而全身虛弱,妖力大損。一時間,客棧鄉死傷慘重,一片哀鴻遍野。 

 

“哢哢,果然是真的殛妖水,威力比我想象得還要大呢。”風狂骨滿不在乎地把玩著銀盒子,隨手又拋了一次。 

 

忽然,感受到背後射來一道異樣的目光,他警惕地抓緊落下的銀盒子,猛然回頭一看—— 

 

身後卻什麼也沒有……四散逃竄的妖怪之中,只有一只肥嘟嘟的海獅托著下巴坐在那裏發呆。 

 

什麼呀,原來是海獅啊,完全沒有攻擊性的愚蠢下級妖怪,不值得擔心。這樣想著,風狂骨再次悠閑自得地拋起銀盒子來。 

 

不過,有一點很奇怪……從剛才起,不知什麼原因,原本雲霧繚繞的銀盒子不再噴出銀霧了,無論他怎麼操縱,殛妖水都像睡著了一樣安分守己,甚至連外表的銀色光澤都黯淡了幾分。 

 

難道這玩意兒使用過後,還會有冷卻時間嗎? 

 

他將銀盒子翻來覆去研究,不經意間又察覺到身後射來不善的目光,他再次回頭張望。這一次,海獅開始頂水球了…… 

 

哦?這只海獅看起來有點癡呆,可頂起水球來好像還蠻聰明的嘛,別的海獅都是用頭頂,它居然還會左手頂兩下,右手頂兩下,然後兩只手交替傳來傳去……等等,這只海獅未免也太會頂球了吧! 

 

正疑惑時,海獅向他揮了揮前肢,似乎想要邀請他一起玩球,然後還不等他反應,水球便沒頭沒腦地向他砸了過來。 

 

開什麼玩笑!風狂骨生怕水球打擾殛妖水的休息,急忙抬起手將銀盒子托高,同時用另一只手將水球打回去。 

 

海獅接住球,向他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,隨即又把球丟給了他。

 

怎麼回事,這豈不是真的玩起球來了嗎?而且還是跟一只海獅……他可沒有這種時間啊,還是把這只愚蠢的下級妖怪幹掉吧!

 

想到這裏,他又下意識掂了掂手中的銀盒子,卻愕然發現——他掂的是水球。

 

而在他對面,海獅簡直就像故意挑釁一般,正在用兩只手輕松地拋著銀盒子。

 

“你這只……!”風狂骨變了變臉色,剛要飛身去搶奪,猛然間發現銀盒子又重新噴吐出了銀色雲霧,他頓時刹住腳步,倉皇地在水中劃了一道線。

 

手指所經之處,裂開了一道時空縫隙,等結界之門打開到足以容納他通過的寬度時,他便非常識時務地鑽進裂縫,一溜煙逃跑了。

 

縫隙消失了,水流又恢複了正常。大叔看著輕松奪回的銀盒子,若有所思地眯起眼。

 

“洵大人!”就在這時,冬雪擔憂的聲音由遠及近,“你沒事吧?”

 

“沒事,你來得正好,我已經拿回殛妖水了,事情結束了。”

 

“那麼風狂骨他……”

 

“可惜,被他逃了。”大叔指著時空裂縫消失的地方,“那家夥的感覺很敏銳呢。”

 

“因為這是盜天狗的本能吧?”冬雪略帶輕蔑地冷哼,“這個卑劣無恥的家夥,把海底炸得一片狼藉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,現在留下這個爛攤子該由誰來收拾?”

 

大叔慎重地握住銀盒子,歎息道:“我丟失殛妖水也有錯,我會負起責任的。不過在處理這些事之前,我想先解除妃的詛咒。冬雪,妃在哪裏?”

 

冬雪一凜,表情頓時僵硬起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
燃聿

燃聿的移動城堡

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