妃沒有昏倒,但這種樣子跟昏迷狀態也差不多了——她被五花大綁地扔在地上,頭和尾巴以奇怪的角度扭曲著,若不是鯽魚化後身子變軟了,恐怕早已頸椎脫位或者尾椎骨折了吧。

 

然而這時她卻沒心思考慮自己,一心掛念著躺在她胸前的小魚,每隔幾秒就要看一眼她是不是還活著,有沒有化成灰。她信誓旦旦地向七紋承諾她會救水蓮,可在這節骨眼上她不但沒找到救命靈藥九十九珠,偏偏還被蛤蟆妖族拖進了水底洞穴,老實說,情況糟透了……

 

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心情也越來越焦急,差點就要自暴自棄時,洞穴入口處忽然射入一束七彩光芒。由於見過許多次,妃一眼便認出,這是鯽魚妖族獨有的信號,心中頓時又重燃希望。

 

對了!聽到她自稱是七紋的半鰭,這些蛤蟆一定去通知鯽魚妖族了,她正愁找不到他們,這樣一來豈不等於自動送上門來了?

 

瞪大眼一看,果不其然,站在她面前的兩個花白鬍子的小老頭,正是那一夜抬著花轎領著七紋向她提親的那兩位鯽魚長老。

 

“太好了,終於有救了!”妃如同看到救星一樣露出驚喜之色,掙扎著撐起身,“兩位長老,聽我說,在我胸前有一條小魚,她是你們七少爺的女僕水蓮……”

 

站在左邊的長老鐵青著臉,冷冷打斷她:“你這可惡的人類女人,騙得我們好苦,奪走我們的祖傳珍寶不說,還拐走了我們的少爺,現在竟連少爺的女僕也不放過嗎?你到底想要怎麼樣?”

 

“不,你們誤會了!是七紋拜託我來的,我是好心想要救水蓮啊!”

 

“別再撒謊了,人類女人。”另一位長老苦著臉痛心疾首,“你知不知道,為了你,我們少爺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啊!而你非但不知感恩,反而害我們少爺落到如此淒慘的境地,人類啊人類,你們為何會如此殘忍狡詐?”

 

“……”見無論如何說不通,妃氣得拉下臉,索性不為自己辯護了。被誤會不要緊,被強加莫須有的罪名甚至上綱上線將所有人類一竿子打倒也沒關係,她可以忍耐,反正清者自清,總有一天會還她一個公道。但是……水蓮卻等不到那個時候了。

 

想到她的命還捏在她手中,她便果斷地拋開自尊心,一臉大無畏地坦白道:“好吧!我承認,我欺騙了你們鯽魚妖族,利用了你們的少爺並傷害了他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。”

 

“可惡,你終於承認了!”

 

“沒錯,我是罪人,既然我落到了你們手裏,就隨你們怎麼處置吧。”妃深吸一口氣,看著自己的胸口無奈道,“但是,請你們先救救水蓮,她快死了,你們總不會對自己的族人見死不救吧?”

 

兩位長老將信將疑地對視一眼,均不放心,頗為忌憚地看著她:“妃小姐,水蓮是幻鯽,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死?你難道還想妖言惑眾嗎?”

 

額頭暴起青筋,妃頓時大怒:“都說她快死了,你們還在龜毛什麼呀!有那種懷疑的時間,不會自己過來到我胸前看一看?我現在被綁成這種鬼樣子,你們覺得我還能做什麼?我光是呼吸就已經夠累了好不好!”

 

被她這樣一吼,兩個長老嚇了一跳,倒是不敢再拖延,戰戰兢兢地從她領口裏掏出了受傷的小鯽魚。

 

“啊呀,這真的是水蓮啊。”長老們瞪大眼睛,“怎麼會傷得這麼重?”

 

妃耐著性子解釋:“是風狂骨幹的好事,你們只要去調查一下海裏客棧鄉的爆炸事件就知道了,或者也可以等水蓮清醒了自己向你們說明。總之,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讓水蓮服下九十九珠。”

 

“九十九珠……?”剛準備為水蓮緊急療傷的長老,聽見這句話不禁又愣住了。

 

“沒錯,七紋本來為我準備了一顆,我沒有碰,所以現在正好可以拿來救水蓮的命。”

 

長老們摸摸鬍子,露出為難的表情:“可是,九十九珠是極其珍貴的藥材,按照我們族裏的規定,只有地位崇高的家族成員才可以使用,身為僕人的水蓮,恐怕……”

 

“這點不用擔心,水蓮的地位完全符合你們的規定,因為——她才是七紋真正的半鰭。”妃一字一句嚴肅道。管它是真是假,先救活了水蓮再說!

 

這下長老們再也沒理由反駁了,短暫商量之後,決定由其中一位前去取九十九珠,而另一位則留下來看守妃,同時仔細審問以擬定對她的刑罰。

 

至此,妃終於卸下心頭的重擔,無力地垂下腦袋,重重吐出一口氣。

 

太好了,總算沒有辜負七紋的囑託,及時完成了任務,接下來,就看水蓮和七紋自己的了……

 

精神負擔一消除,肉體上的疲勞便立刻顯現,剛才過於緊張並沒意識到,現在才發覺原來一直處在不完全妖化狀態的身體早已超出負荷。

 

好累……不過,又似乎很安心,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……就這樣迷迷糊糊地想著,妃一邊聽著白鬍子長老囉嗦的審訊,一邊靜靜地進入了夢鄉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
燃聿

燃聿的移動城堡

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