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安夜對於聖瑪度學院來說,是一年當中最熱鬧的日子了。

 

通常只在四個角落點燃的魔法燈,會在那天晚上一口氣點上二十個,把宴會大廳照得燈火通明。平時吃不上的火腿、熏肉、以及看了就叫人饞涎欲滴的肥火雞,就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;每隔幾塊桌布,還能看到抹了蛋黃醬的煙熏三文魚,那些用來點綴的紫色覆盆子、醬橄欖,和綠油油的鋸齒草,讓人聯想到夏日裏的葡萄藤;還有一盤盤散發誘人香味的羊乳酪,奶油牡蠣,烤洋蔥卷……簡直就像是故事書裏所描寫的國王陛下的晚餐。除此之外,手風琴和鋼琴奏出歡快的節日音樂,壁爐裏跳躍的火光源源不斷散發熱量,讓整個大廳充滿暖洋洋的喜慶氣氛。

 

塔樓鐘聲敲響之後,魔法學院的學生們便井然有序地走進大廳,臉上帶著微笑,心滿意足地望著這一切。他們對這些都很滿意,除了一個小小的安排──事實上,對於早已經習慣學院傳統的學生來講,那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但卻如同細微的刺,紮得人不舒服──在這種時候,貴族和平民被明顯地區分開來了。

 

不論平常在一起學習有多麼自然,穿著統一的制服,吃著相同的食物,接受同樣的課程,貴族和平民終究是在不同水平線上,這一點,在平安夜的晚宴上被深刻反應出來:凡是貴族學生,都會在大廳左邊華麗寬敞的長桌邊找到自己的座位;而屬於平民的學生,則被指引到右邊的長廊,隔著灰白相間的石柱,凝望另一個遙不可及的世界。

 

連恩毫不猶豫地走到了右邊,尋找一個儘量不起眼的座位,他看到了一把椅子,由於面對著兩張方桌拼湊的縫隙,沒有人看得上它,便立刻坐了上去。他還剛來到學院不久,沒有幾個朋友,於是他既不開口交談,也避免東張西望,在院方發表致詞之前,他始終低著頭,安靜地等待。

 

音樂聲停下之後,院長和艾德先生從大廳後走了出來,掌聲四起。院長是個紅頭髮的中年人,平時極少出現,在他宣佈晚宴開始之後,學生們站起來大聲背誦學院教義,高聲唱了一小段讚美詩。連恩這時仍然低著頭,裝模作樣地動了動嘴唇,對這一套形式化的步驟絲毫不感興趣。

 

又一片熱烈的掌聲響起,代表院長先生的講話結束了,學生們迫不及待地想要坐下來享用晚餐,艾德先生卻揚了揚手,說:“在這個特別的時刻,我很榮幸地為大家介紹一位可敬的女士,弗蘭索瓦小姐,她將成為學院的新理事。”

 

是他?那個不男不女的傢伙?他竟然要成為學院的理事?連恩驚訝地瞪大眼睛,和他做出相同表情的還有音沙·查爾那,他們兩人對視一眼,又同時把頭轉向演講台。

 

弗蘭索瓦小姐走了出來。“她”大約三十多歲,身材高挑,亞麻色的長髮盤在腦後,顯得美麗大方。“哇,真是大美人!”連恩聽到周圍的幾個男孩發出戲謔的讚歎聲,悄聲說著一些不可公開的玩笑話。天哪,他想,假如他們知道這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,不知道會有什麼想法。

 

連恩的視線又集中到弗蘭索瓦身後的召喚獸,它外形仍舊是黑豹,只是看起來比上次更加醜陋,身體臃腫,毛皮粗糙,似乎有什麼在蠢蠢欲動。

 

艾德清晰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來吧,親愛的孩子們,為了表示對新理事的歡迎,讓我們舉杯慶賀……”察覺到艾德先生的視線向他的方向飄過來了,連恩立即低下頭,舉起手臂假裝捋頭髮。隨後他想到什麼,朝坐在斜對面的吉耐特掃了一眼,結果正在他的意料之中──吉耐特神色嚴峻,眉頭緊皺,一副擔心得不得了的樣子。

 

弗蘭索瓦先生開始行動了,連恩心想,吉耐特的猜測果然是對的。

 

等到可以自由走動的時間,連恩立刻抹了抹嘴巴,丟下刀叉,打算趁早離開,萬一被弗蘭索瓦先生,或者艾德先生認出來,那就不太妙了。他剛轉身,有個冒失的姑娘猛地撞上他,黃色的果汁潑在了他的衣服上。

 

“噢!天哪,看我幹了什麼蠢事!”姑娘慌忙道歉,摸出手絹替他擦拭,一臉愧疚。

 

“別放在心上,我也有不對。”連恩說。

 

姑娘抬頭看他,十分吃驚地叫道:“連恩!”

 

“嗯?……”連恩也不覺瞪大了眼睛,“妮蒂亞?”

 

那個名為妮蒂亞的姑娘左右張望,指著他說:“連恩,你怎麼坐在平民的長桌上,你不是個貴……”話還沒完,連恩立刻捂住她的嘴,低聲囑咐她出去再說。

 

“啊?竟然發生了那樣的事?”妮蒂亞聽了連恩的遭遇,流露出同情的目光,“我很難過,連恩,我一點也不知道。”

 

“那是當然,你離開卡桑卡已經差不多有五年了。但我不知道你居然是聖瑪度的學生。”

 

妮蒂亞微笑了一下,說離開古蘭蒂城堡後,她去了很多地方,三年前隨父親搬到阿爾坎定居,那時候便進了這所著名的魔法學院。“我和你不同,連恩,你是個魔法天才,但是我並沒有多大的天賦,別人花一個月能掌握的魔法,我卻要花上三、四個月,”她無奈地苦笑,“或許我一輩子都無法從學院畢業。”

 

“既然如此,你為什麼要上這兒來?而且一待就待了三年?”連恩看著她說,“是格雷因男爵先生期望你這麼做?還是你自己欺騙自己?”

 

“我的父親?噢,恰恰相反,他極力反對!而且還替我安排了親事,你知道,他一直反對我學習魔法,認為姑娘家揮動魔杖是件不體面的事……”妮蒂亞歎了口氣,頭越垂越低,“唉!連恩,你說話還是那麼刻薄,卻也總是一針見血,說到我的痛處──沒錯,我仍然留在這裏的理由,就是想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,假如明年再無法畢業,我就徹底死心,再也不會碰魔法了。”

 

“是什麼,讓你如此堅持呢?”

 

“是……”妮蒂亞臉頰泛紅,突然說不下去了,捏著手絹緊張地顫抖。

 

“算了,我也並不太想知道理由,別為難了。”連恩走到長廊的另一頭,向著燈火輝煌的宴會大廳望瞭望,又走回到黑暗中,在妮蒂亞身邊坐下來,問她,“對了,你的職業是什麼?”

 

“我是調毒師。”

 

“調毒?那正好,我有事請你幫忙,興許你能替我鑒定幾樣食物。”連恩若有所思地說。

 

―――

 

第二天,學院給學生放一天假,以便他們和家人一起過耶誕節。連恩沒有像其他學生那樣,一早就雇馬車回家,而是穿過空無一人的草坪,單獨來到另一幢城堡的圖書室。離和吉耐特約定的時間還早,他決定先找些書來讀。

 

管理圖書的老先生微笑著向連恩說早安,得到他相同的回答。由於節日的關係,連恩獲得了相當安靜的閱讀時間,這令他感到十分滿意。在轉遍了整個圖書室之後,他看到了所有職業相關的書籍,卻唯獨沒有秘咒師的,只好抽出了幾本諸如“巫師咒語大全”和“某某大師獨家手冊”之類的書,走到窗臺邊,坐在陽光底下閱讀。

 

過了沒多久,一個細微的笑聲在他跟前響起,聲音忽遠忽近,把他嚇了一跳。

 

“你好,少年,我記得你叫連恩。”

 

連恩心驚膽戰了一秒,隨後極力保持表面上的鎮靜,冷淡地說:“您好,艾德先生。”但是掉落了一地的書出賣了他。

 

艾德先生眯起眼直笑:“別慌張,我可不是來懲罰你的。”他指了指連恩身邊的位子,問他是否可以坐下,語氣中的客氣讓連恩覺得匪夷所思。但他還是挪了挪身體,讓他坐下來。

 

在艾德悠閒地擺弄書本時,連恩在心裏揣測他的意圖,反復考慮了重重可能。他想,艾德先生多半知道了他就是幾天前在祭祀廳竊聽的隱形人,甚至他也已經察覺弗蘭索瓦先生被人施了法術的事,因此特意來警告他,威脅他不準將秘密洩漏出去。不過除此之外,他還知道什麼呢?吉耐特顯然不會把毗格娜的事說出去,因此艾德先生應該還不清楚他和毗格娜之間的關係,假如問起任何有關她的事情,他大可以裝作無知,斬釘截鐵地否認曾經同她接觸過。

 

然而艾德先生壓根沒有提到這件事,他斜躺在臺階上,背靠著窗玻璃,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,好像對之前發生的事漠不關心。沉默了好一會兒,在連恩等得快不耐煩時,艾德先生才緩緩開口說:“我從撒丁太太那兒瞭解到了不少有關你的事,她對你的魔法十分讚賞,一說到你在課上的表現就沒完沒了,唔,我還從沒見過她如此中意過一個學生呢!”

 

艾德先生看了他一眼,後者也同樣注視著他,仿佛在問:然後呢,究竟想說什麼?

 

“你是否願意,做我的學生,由我來指導你巫術?”

 

“指導我巫術?”這倒令連恩十分吃驚,直愣愣盯著他,想看看他有沒有在開玩笑。這實在太奇怪了!艾德先生到底在打什麼主意?他不動聲色,警惕地回答說:“很榮幸,但我想還是和撒丁太太商量一下比較好……”

 

“啊,這你不用擔心,她已經把你讓給了我。”艾德先生輕輕笑起來,笑聲讓人不寒而慄。

 

他的口氣讓連恩相當不愉快,以至於他當下就站起來,冷淡地說:“非常感謝您的好意,先生,但……”

 

驀地,“砰──”,有個巨大的響聲打斷了連恩的話,等他意識到那是一道風系魔法的時候,他的身體已經被彈出老遠,重重地撞在牆壁上。兩個書架隨他一同倒了下去,灰塵在陽光下漫天飛舞。

 

“咳、咳……”連恩的骨頭像是散了架一樣疼,他咬緊牙齒忍住,眼睛則一眨不眨地瞪著艾德,心臟由於激動怦怦直跳。

 

很強!簡直……就像是看到了他的父親一樣!

 

“而且,他剛才既沒有持魔杖,也沒把咒文念出來,只憑心中默念,就施放了如此強大的高階魔法──”連恩在心裏咒駡了一句,“這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!”

 

“連恩,”艾德先生慢吞吞站起來,笑著說,“讓我猜猜,你心裏是否在想,我很強,我也並非在開玩笑,對不對?而且你的表情告訴我,要你乖乖認輸還早,是嗎?”

 

連恩伸手在懷裏摸了摸,沒有找到魔杖,這才想起他的魔杖還留在毗格娜的禁閉室裏,太大意了!他定了定神,伸出手念起咒語:“忤逆天地的無序之雷,聆聽地獄的審判,像悲傷一樣溫柔,如死亡一般絕望……”

 

“你認為我擅長風系魔法,於是就打算念雷系咒文來對抗,而且由於沒有魔杖的輔助,擔心爆發力不夠,所以你一開始就選擇了第六級魔法──雷殛術。”艾德躲過了兩條呼嘯而來的雷擊,摘下寬大的白色披肩,不慌不忙地剖析連恩的想法,他笑眯眯地說,“可是你知道這不可能擊中我,所以在這道咒文結束的同時,緊接著又念了另一個,同樣也是第六級的大範圍冰天咒……”

 

果然如他所說的,連恩的右手被漂浮的冰晶包圍,隨著話音落下,疾速射向艾德,“叮、叮”幾聲,全部擊在了巨大的冰盾上。

 

“連續使用了兩道高階魔法,你已經開始氣喘吁吁了,所以在躲避我攻擊的同時,你會悄悄使用精神恢復咒語,積蓄魔力施放下一個魔法。”

 

連恩周身圍繞著精神魔法的白色光芒,快速在書架之間移動,不時揮落書本擾亂艾德先生的視線,絞盡腦汁苦想對策。

 

“你覺得我鎮定自若地站在這裏預測你的下一步行動,無論出於老師的自尊心,還是對你的不屑一顧,我都絕不可能移動半步,對你來說我就是一個靜止的靶子,所以你能想到的最好方法,就是──先用烈火地獄抵消我的冰盾……”連恩向他逼近了,伸出一隻手,說出一句被火焰“嗞嗞”聲遮蓋的咒語,冰盾刹那間被燒穿了一個大窟窿。

 

“這時候,我的前方沒有保護盾了,這麼近的距離,你只需要一個小小的雷咒就能把我擊暈,但是你不會這麼做,你出現的地方應該是──”艾德胸有成竹地揮了揮手,烈焰的火光在他拳頭上點燃,猛烈地擊向連恩的下巴,“我的後方!”

 

“嗚!”連恩捂著下巴呻吟,身形晃了晃。

 

“最後,你打算用積攢的全部魔力,施放你引以為傲的第七級魔法……”艾德眯起了眼睛,兩片薄嘴唇向上翹起,用輕鬆的口吻說,“不過我猜不出你會用什麼樣的魔法,因為我認為,你根本不會第七級的魔法。該結束了,連恩,我願意親自教導你,你應該深感榮幸。”

 

艾德的手舉起,帶著憐憫的笑意望著連恩,念道:“烈焰中的女神啊,將您的憤怒……”

 

不過一陣強烈的疼痛阻止了他,聲音嘎然而止。他的眼睛倏然瞪大,低下頭,看到自己被火焰纏繞的雙腿,不敢置信地叫道:“這不可能!”

 

“艾德先生,對於您的指導我的確深感榮幸,不過我認為對別人的行為隨意揣測並且過度自信,是很不明智的。”連恩站在離他幾步遠的地方,氣喘吁吁道,“說實話,我可沒有您想像得那麼厲害,在第一道雷殛術之後,我根本來不及施放冰天咒,那只是一個小小的束縛咒罷了,所以換句話說,從那時候開始,您並非不屑移動,而是根本沒法移動了才對。除此之外,燒毀冰盾的也根本不是什麼烈火地獄,只是普通的火焰魔法而已──這一切只是為了做最後的準備,在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,埋下紅蓮的種子。”

 

七級紅蓮煉獄的效果,逐漸在艾德先生的身上體現出來,此刻他的眼神冰冷,完全看不到笑意了。

 

連恩抬起手臂,對準他的腦袋,低聲說:“現在看來,您唯一猜中的事,恐怕就是我引以為傲的第七級魔法了,至於我究竟會不會,您很快就會看到了。”

 

“啪!啪!”這時候,圖書室的門外響起清脆的鼓掌聲。連恩吃了一驚,急忙抬起另一條胳膊瞄準門口。

 

走進來的是女性裝扮的弗蘭索瓦先生,他雙手環抱,看上去頗為得意,細聲細氣地說:“艾德先生,可以了,這樣的結果我很滿意。”

 

“啊!您終於出現了,理事小姐。”艾德愁眉苦臉地呻吟,一邊去除身上的火焰,一邊抱怨說她來得太遲,以至於疼得差點就要演不下去了。“我的演技還不錯吧?”

 

這是怎麼了?現在輪到連恩瞠目結舌了。剛才還處於下風的艾德先生,突然就解除了冰凍束縛和紅蓮火焰,那可是第七級的魔法呀!他甚至悠然自得地眯起眼睛,別有用意地瞧著連恩,誇讚撒丁太太的眼光還真不賴。“我越來越欣賞你了,連恩,假如你想做我的學生,我隨時歡迎。”艾德先生最後這麼說。

 

連恩站在圖書室中央,腳邊是東倒西歪的書架,滿地狼藉,他覺得自己被狠狠地耍弄了一番,不禁生氣地瞪著他們倆,尤其是那個不男不女的傢伙──弗蘭索瓦先生顯然被音消除了部分記憶,完全不記得連恩的臉了,當然也仍然沉浸在變裝癖的快樂中,發出叫人滿身雞皮疙瘩的恐怖笑聲。

 

“哎呀,這個討厭的孩子,別這樣盯著人家看嘛!”弗蘭索瓦先生捂著美麗的臉頰說,“接下來我要說一件很了不得的事,所以你必須冷靜地聽哦!”

 

連恩臉色慘白,噁心得想吐,不過他還是回答說:“我很冷靜,理事小姐。”

 

“很好。那麼我想,我得重新向你自我介紹一下。” 弗蘭索瓦先生驕傲地微笑說,“我是塞忒騎士團的魔法使之一,召喚師弗蘭索瓦,現在則是聖瑪度學院的理事。”

 

連恩興致索然地看著他。

 

“怎麼,你不感到吃驚嗎?”

 

“不……我很吃驚。”連恩低垂著頭,本來惡劣的壞情緒,這會兒完全被虛脫感所取代了。該吃驚的都已經吃驚過了,其實他的性別之謎才更叫人詫異呢!

 

“艾德先生向我極力推薦,說你是個聰明的孩子,並且魔法也很強,所以──”理事先生笑意更濃了,“我就直截了當地說了吧!在這個學院裏,還有一位魔法使,他處處和我作對,阻礙我的偉大計畫,我對他簡直恨之入骨,卻礙於身份拿他沒有辦法,因此我希望你能跟我合作……當然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 

“看看這個。”他取出一枚刻有騎士團標誌的胸針,放在連恩面前。作為身份的象徵,這枚胸針可以說集合了榮耀、權力和驕傲,散發出驚人光彩。弗蘭索瓦誘惑道:“如果你願意,立刻就能佩帶上它,相信我,它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。”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
燃聿

燃聿的移動城堡

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